大家都在搜

民生项目公开招标,建设方随意废标如同儿戏,朗朗乾坤正义何在?



  2019年5月15日贺兰县教育体育局下发了《关于取消贺兰县太阳 城幼儿园项目中标单位宁夏力丰市政景观有限公司中标资格的告知书》【贺教函(2019)59号】(下称告知书)。在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贺兰县教育体育局开标,废标,在没有任何对外废标公示的情况下,贺兰县教育体育局又更换代理公司就此项目重新发布了二次招标公告,不知这波操作是否合理?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讲,贺兰县教育体育局对此次中标单位是有意向的,起因是第一次开标贺兰县教育体育局操作失控,没有让贺兰县教育体育局的意向单位中标。力丰公司并不是贺兰县教育体育局的意向单位,才导致他们多方刁难,使其不能顺利签订合同,最后被贺兰县教育体育局单方取消中标资格。至此前后直接间接的给企业造成了200多万元损失,同时也给他们的心里带来了极大的伤害。更尤为让人揪心的是,到目前为止此事一直得不到解决,导致工地农民工工资无法结算,在目前新冠肺炎的特殊时期,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沉重的负担。

  

 

  事发于一年前,宁夏力丰市政景观有限公司2019年4月2日开标贺兰县太阳 城幼儿园项目,于2019年4月8日发布中标公示后,在2019年4月10日力丰公司未取得中标通知书和未签订施工合同的情况下,贺兰县教育体育局通知力丰公司开会,贺兰县教育局要求力丰公司4月11日开始施工,筹建“贺兰县太阳 城幼儿园项目”项目部,力丰公司于当天组织管理人员、各工种施工队伍及农民工进场,进行标化工地项目部建设工作,技术人员对施工图纸进行图纸会审,已做好前期材料的预定工作。

  

 

  力丰公司中标后,贺兰县教育体育局要求力丰公司交纳履约保证金或提供履约保函。然根据《宁夏回族自治区招标投标管理办法》第四十条、第四十二条的规定可知,招标人应当向中标人发出中标通知书;招标人和中标人应当自中标通知书发出之日起三十日内,按照招标文件和中标人的投标文件订立书面合同。由上述规定可知,无论是签订书面合同,还是交纳履约保证金,均是以中标通知书发出为前提条件。然而贺兰县教育体育局在2019年5月6日才向力丰公司发出中标通知书(力丰公司有与代理公司的电话录音和相关手续为据),因此在2019年6月6日之前与贺兰县教育体育局签订合同都是合理合法的。中标通知书于2019年4月15日制作出,即使中标通知书制作出当日力丰公司就收到中标通知书,那么按照法律规定,上述规定中的“三十日内”是指次日起三十日内,即2019年5月15日应当是招标人和中标人签订书面合同的最后一日。贺兰县教育体育局于2019年5月15日就下发上述通知显然不妥。况且,力丰公司于2019年4月16日在招标代理公司电话沟通时,代理公司声称中标通知书的相关印章还未盖齐,让再等待几日(有电话录音为据)。

  期间力丰公司还支付了招标代理服务费16.5万元,但是这笔费明显高于市场价。依据《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关于招标代理服务收费有关问题的通知》第十条的规定,招标代理服务谁委托谁付费。然力丰公司在中标本项目后,被要求支付招标代理服务费16.5万元且该费用。故力丰公司对于支付上述费用持有异议并多次与相关单位沟通。然而贺兰县教育体育局硬性要求力丰公司支付上述招标代理服务费,并在力丰公司支付该费用前,拒绝向力丰公司交付中标通知书。无奈之下,力丰公司无辜支付了高额的代理费用,方才取得中标通知书。此事项也导致签订合同工作迟延。

  

 

  即便在这种情况下,力丰公司还在积极的协调办理相关事宜。在与银行协商办理履约保函时,银行要求力丰公司必须提供中标通知书后方可办理履约保函事宜,然因上述事由,导致力丰公司直至2019年5月6日方才取得中标通知书,影响了履约保函的办理进度。即便如此,力丰公司经不懈努力,在短短数日内即与银行协商完毕办理履约保函的全部事项,并于5月21日取得履约保函。

  通过力丰公司的申辩并积极与贺兰县教育体育局进行协商,希望能取消告知书的不合法结果,继续依法履行招标文件要求与力丰公司签订合同保证工程顺利实施。但是贺兰县教育体育局明知在不合法的情况下,不去理会任何合法的事实和根据,并且也没有在网络及媒体发布任何废标公示的情况下,贺兰县教育体育局就更换代理公司就此项目重新发布了二次招标公告。在二次招标中故意更改招标文件,尤其对评标办法进行修改。二次开标对评标办法的修改就是为了保证教育局的意向单位能够顺利中标,因为评标办法里设定了分项控制价,谁最接近控制价,谁的得分最高,只有教育局能给意向单位暗中透露控制价。

  可是2019年8月2日教育局在二次开标过程中操作并不完美,出现了很多纰漏的地方,自二次开标中标候选人公示后,有很多公司提出质疑。经有关人员查实后,本项目有一个分项综合单价在编制控制价时有问题,这一个分项综合单价是错误的,评标时在抽分项综合单价时恰好抽 中了此项,本项目为电子评标,经评标后,发生了离奇的事情,有二十多家投标单位的此项综合单价竟然与控制价有错误的综合单价比较接近,投标单位的此项综合单价竟然也是错误的,而且评标时抽到的其他二十多项分项综合单价,得分前几名的投标单位分项综合单价都比较接近也比较接近控制价的综合单价,其他二十多家投标单位所抽到的分项综合单价也都比较接近也与控制价的综合单价也比较接近,前几名的分项综合单价得分几乎接近满分,因为有二十多家投标单位围标串标,掌控了大部分投标报价,前几名投标单位的总报价得分也是几乎接近满分。由此可以看出诸多单位围标串标的事实,因为此项目投标预算的清单分项特别多,每个预算员对清单的理解程度不一,各施工单位因施工工艺及材料购买渠道不同,所以各单位所报的单价肯定有所区别,但是此次投标二十多家投标单位所抽到的二十多个分项综合单价均比较接近并且与控制价单价比较接近,这在投标预算中是很难出现的情况,甚至错误处都与控制价一样,由此可以确定是教育局暗中将控制价泄露给了意向中标人,意向中标人又挂靠了很多投标单位,对此项目进行有组织的围标串标,最终由其挂靠的宁夏中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中标。关于本项目围标串标的事实,因很多单位已提出了质疑,导致中标公示迟迟未发布,事情一直在拖延中,最终应该是教育局将此事暗中包庇、内部消化了,最后不了了之,也没有任何调查结果和处理公示,两个多月后通知意向中标人进场施工。

  

 

  据力丰公司工作人员讲,二次中标的中盛公司挂靠老板(意向中标人)的管理人员带领多人强行进入施工现场驱赶力丰公司项目部人员,并进行辱骂和威胁,意欲强行进行施工,并时刻暴露其老板与贺兰县教育体育局领导的关系,在对力丰公司项目部人员辱骂和威胁时喊到:“此项目我们本来就是教育局的意向中标人,只是第一次投标甲方操作失误才使得你公司中标,因为我们未中标,所以才要终止你公司的施工,教育局才会硬性让你单位废标,旁边的八小就是我们在施工,要是没有意向,我们老板与教育局领导关系不好,没有利益关系,也不能取得八小的中标,和我们相比,你们没有任何关系,这个工程肯定干不了,还是早早滚蛋比较好”。

  

 

  因为当时双方发生冲突,现场报警后警察也去了现场,警察到场后处理意见是让贺兰县教育体育局把前面的事情给力丰公司处理完了,才能让后面的中标单位进场施工,可是意向中标人回去后便找了“相关领导”为其撑腰,第二天就来了一些领导带着贺兰县城关派出所的警察,把力丰公司的项目部相关人员抓走了。于是力丰公司派律师去派出所要人,他们提出条件,力丰公司必须写承诺书才能放人,无奈之下,力丰公司写了承诺书,到深夜才把人给放了。

  俗话说“鸡蛋碰石头”,此事正是映了这句话。老百姓和企业受到官方不公的对待和欺辱,不敢主动声张自己的权益。企业因为此事造成了巨大的损失,花很多精力和费用投几十次标才能中一次标,中上标后不让干不说,还让企业投入很多资金,包括:投标保证金几十万迟迟不退,农民工保证金几十万至今未退,白交的中标服务费十几万至今无说法,履约保函十来万费用白白花去,标准化项目部建设费用几十万至今无说法,项目部人员及农民工荒废了近半年时间,浪费了几十万的人工费用,造成公司再无参与其他工程项目建设的缔约损失,这么大的无辜损失还不敢找他们理论。

  针对以上所反映的违规操作违法乱纪的种种事实,力丰公司曾向县级和市级的纪委部门、建设主管部门等均进行了举报投诉,但是这些部门均是相互推诿“踢皮球”,无人理会,截止现在依然没有收到任何部门的受理结果。

  为了确保国家利益不再受损,人民权益不再被践踏,希望通过社会与有关部门的监督能够进行核实调查,还社会一片纯净的天空!

  免责声明:网站作为信息内容发布平台,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文章内容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上一篇:一年之“肌”在于春,点击解锁御“肤”之道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中国,阿根廷发誓要推进双边关系
“银色冲浪者”准备驾驭技术浪潮
紫禁城让人们感受到更多的呼吸空间
地区推出政策,帮助父母独自生活
工匠在越南的Yen Son制作瓷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