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内 >

无视,歧视,不团结-大流行中暴露出的美国人权弊病

发布时间:2020-07-25 21:07:29来源:

2020年5月27日,一名戴口罩的男子在美国纽约布鲁克林绿木公墓前走过一个纪念COVID-19受害者的纪念碑。(照片由Michael Nagle / Xinhua摄影)

-在处理COVID-19时,一些美国政客无视人民的健康和生活,并优先考虑选举政治和资本收益。

-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不幸不仅是由于美国根深蒂固的系统种族歧视造成的,而且还成为非白人美国人在COVID-19流行期间所面临的加剧苦难的一个缩影。

-美国除了出口人类共同的敌人COVID-19外,长期以来对全球战斗中迫切需要团结与团结的态度漠不关心。

新华社北京7月24日电,华盛顿在残酷的COVID-19大流行中的行为无视公民的生活,歧视少数族裔群体并破坏国际合作,为人权暴露了真正的色彩。

现任美国政府对冠状病毒疾病的反应,被普遍认为是棘手的和被破坏的,加剧了该国根深蒂固的问题,例如社会分化,贫富差距,种族歧视和对弱势群体的权益的保护不力,以及同时揭示了华盛顿在人权方面的虚伪和双重性。

在许多观察家的眼中,美国“一座小山上的城市”的图像,即该国家作为世界“希望的灯塔”的肖像,正在逐渐消失。

美国前负责人权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戴维•克莱默说:“在世界范围内,倡导和争取民主,人权与自由的人们被美国政府幻灭了,他们并不认为现任政府是真正的伙伴。”

2020年5月11日,在美国纽约布鲁克林的一个临时太平间,看到了冷藏拖车。(新华社/王颖)

忽略:并非所有人类都有生命

尽管有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预警,尽管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经济和技术实力以及最丰富的医疗资源,但它很快成为世界上受灾最重的国家,确诊病例最多,死亡人数最高。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系统科学与工程中心的数据,截至当地时间下午3:04(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904),美国的COVID-19病例数在周四突破了400万大关,达到4,005,414。同时,全国因该病造成的死亡人数上升至143,820。

根据4月9日在《新闻周刊》上发布的图表,COVID-19已成为美国的第一大死亡原因,每天造成的死亡人数超过癌症或心脏病患者。与越南抗美援朝战争相比,该疾病造成的美国人死亡人数更多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合二为一。

如果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政府在打击大流行方面更加主动,那么许多死亡本可以避免。哥伦比亚大学研究人员的一项研究估计,如果美国在3月1日的两个星期前开始封锁城市并下令疏远社会,到5月初在该国发生的死亡中约有83%可以避免。

美国政府对大流行病的令人失望的处理暴露了其自私,短视,善变,无能和不负责任的态度。华盛顿绝不应该为这场流行病给该国造成的惊人损失负责。

由于公然无视预警,华盛顿错过了狭窄的窗口,以免蔓延蔓延。在处理COVID-19时,一些美国政客也无视人民的健康和生活,并优先考虑选举政治和资本收益。

医务人员将一名患者从救护车运送到美国华盛顿特区的乔治华盛顿大学医院,2020年5月13日。(摄影:Ting Shen / Xinhua)

随着大流行病的不断恶化,那些政客们并没有加大与冠状病毒的斗争的力度,而是着迷于将相关问题政治化,并替别人代罪。由于疾病仍未得到遏制,他们无视专业警告,急于放松限制措施以获取经济利益,这仅触发了疫情的反弹。

耶鲁大学全球健康正义伙伴关系联合主任格雷格·贡萨尔维斯(Gregg Gonsalves)表示,特朗普政府的COVID-19回应“默认情况下非常接近种族灭绝”。

“今年夏天,在大选日之前,会有多少人死亡?非洲裔美国人,拉丁美洲人和其他有色人种中有多少死亡?” 他在5月6日发布了一条推文。“根据公共政策,您还称其为大规模死亡吗?”

不幸的是,该国的弱势群体,包括老年人,穷人,非裔美国人和拉美裔美国人,首当其冲地受到了COVID-19的威胁,仍然处于危险之中。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美国至少23个州,大多数死亡与疗养院有关。截至7月15日,长期护理机构中的死亡人数占该国大流行死亡人数的42%以上。

但是,美国某些精英人士似乎并不在乎。得克萨斯州副州长丹·帕特里克(Dan Patrick)在3月23日告诉福克斯新闻社(Fox News),像他这样的祖父母不想“牺牲国家”,并且“愿意”冒着死亡的危险,为子孙保护经济。

2020年5月3日,在美国纽约的养老院伊莎贝拉老年中心看到一辆用于停尸房的汽车。(摄影:Michael Nagle /新华社)

美国右翼新闻网站《每日电讯》(The Daily Wire)的主编本·夏皮罗(Ben Shapiro)在4月30日的一次采访中暗示,老年人的生命不值得挽救。

“如果81岁的人死于COVID-19,那和30岁的人死于COVID-19……那是不一样的……如果奶奶在81岁时死于养老院,那将是悲剧,而且非常可怕,美国的预期寿命是80岁,”他说。

歧视:消除偏见

不久前,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一名跪在脖子上的白人警官窒息而死,他在一家餐馆担任保镖的工作失去了工作。非裔美国人的不幸不仅是由于美国根深蒂固的,系统的种族歧视造成的,而且还是非白人美国人在COVID-19期间面临的加剧苦难的缩影。

长期的系统健康和社会不平等现象也使种族和少数族裔群体患上COVID-19或丧生的风险更高。他们也更容易受到随之而来的严峻经济影响。

2020年6月19日,在美国华盛顿特区白宫附近,一个女孩在口号抗议种族不公正的抗议活动中以口号摆姿势,纪念美国奴隶制的终结。(新华社/刘杰)

截至6月12日,非西班牙裔黑人的冠状病毒感染或死亡率约为非西班牙裔白人的5倍,而西班牙裔或拉丁裔人的患病率约为非西班牙裔白人的4倍,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在6月25日发表的声明中说。

由于医疗保险费用高昂,美国大部分少数民族仍未投保。根据美国非营利组织凯撒家庭基金会(Kaiser Family Foundation)汇编的数据,2018年,西班牙裔美国人和黑人的未保险率明显高于白人,分别为19%和11%,为8%。

美国的医疗保健体系没有向非裔美国人伸张正义。据全国最大的历史民权和城市​​倡导组织全国城市联盟主席马克·莫里亚尔(Marc Morial)称,与白人相比,非裔美国人获得的待遇较少,而他们得到的待遇质量较低。

他在周四的一份声明中说:“我们不太可能因抱怨而接受治疗。即使接受治疗,我们也不太可能获得积极的结果。高度的差异侵蚀了黑人美国人对医疗保健系统的信任。”

(责编: admin)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长阳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时时资讯网 | 专注于国内外今日最新新闻资讯门户网站所有。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时时资讯网 | 专注于国内外今日最新新闻资讯门户网站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