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内 >

特辑:前联合国驻地记者眼中的美国两张脸

发布时间:2020-08-15 10:26:09来源:
  北京8月13日-回顾3月份的那段奇怪日子,当我作为在纽约工作多年的新华社记者时,由于美国下令限制中国记者人数而突然被迫回国,我只是觉得发生的一切太过戏剧化以至于无法实现。“结束日期”3月2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政府下令四个中国媒体机构缩减在美国工作的人员。从3月13日开始,这四个分支机构被允许在美国雇用100名中国公民,总数下降了约40%,这意味着大约有60名中国记者不得不离开美国。在我即将参加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举行的新闻发布会时宣布这一消息。在中国担任三月份联合国安理会主席期间,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向媒体介绍了每月工作计划。尽管事实上被驱逐出境,我还是保持镇定,并仔细记录了这次会议,知道我在联合国新华办事处的任期可能会突然结束。在3月2日的吹风会上,张宣布,安理会将在中国担任主席期间就多边主义进行辩论。该提议使人想起了过去几年我在报道联合国故事时美国为打破多边主义阵营所做的事情。但是,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美国无视主流价值观,因此与许多国家在诸如以巴冲突,气候变化和伊朗核协议等问题上发生冲突。华盛顿以其可疑的政策和行动,正在全球范围内失去支持,并多次受到联合国各机构的谴责。2018年5月4日,华盛顿在数十年的美国政策中断后将美国的以色列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该国承认耶路撒冷是2017年以色列的首都,引发了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广泛国际批评。2017年底,联合国大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将改变耶路撒冷地位的任何决定都是“无效的”。在过去的近三十年中,联合国大会每年都发出长期呼吁,要求终止美国于1960年首次实施的对古巴的经济,商业和金融封锁。“美国优先”的口号在多边主义的圆桌会议上没有立足之地,而特朗普政府却一直在劝说其他人“喜欢或总要它”,同时威胁要退出多边机制。例如,近年来,华盛顿已退出《巴黎协定》,教科文组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全球移民契约》。由于未能解决COVID-19卫生危机,特朗普政府还试图将责任推给世界卫生组织,并将美国从联合国机构中撤出。一位法国同事,也是联合国新闻记者,来到我们的办公室只是在听到有关针对中国记者的命令时表示支持。她说,难道美国下令讽刺美国宪法所载的新闻自由。她还建议中国记者从联合国媒体认证和联络处以及联合国记者协会寻求帮助。但是,面对美国滥用职权,联合国试图进行沟通,但很少成功说服山姆大叔改变其有问题的政策。根据1947年生效的联合国与美国之间关于联合国总部的协议,通常要求美国允许外国外交官进入联合国。尽管如此,华盛顿已经一再搁置其国际责任和义务,仅将其对联合国绑定外交官的签证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甚至是武器,仅用于其自身的政治计算。美国政府已经拒绝了包括俄罗斯和伊朗在内的数个外国代表团的成员参加联合国大会第74届会议。它还限制了古巴常驻联合国代表团所有成员的活动。返回家园后来我得知,新华社与美国国务院抗衡,是因为从法律的角度来看,尽管联合国总部设在美国,但在联合国办公室工作的中国人却没有报道美国新闻,美国也没有资格驱逐我们但是,白宫声称,人员上限适用于受影响的中国媒体在美国工作的所有中国公民。更令人恼火的是,华盛顿要求受影响的雇员离开该国,无论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是否有任何旅行困难和健康风险。迫在最后期限的压力下,我要求我的同事们帮助我购买难得的机票,因为许多航空公司在激烈的大流行中削减了航班。我还从朋友那里得到了一些N95口罩,这些口罩在市场上已经不再销售。在经过13个小时的飞行和着陆后12个小时后,我填写了健康检查表,进入海关,并被送进了北京的一家检疫酒店,筋疲力尽。我被安排在一个优先组中进行核酸测试,因为在同一平面上旅行的某人被诊断出患有COVID-19。由于喉咙不适,我后来在小汤山医院接受了全面检查。幸运的是,COVID-19测试为阴性。回顾过去的几年,我可以回想起美国政府对中国媒体的压制不断升级,从被迫注册为“外国代理人”到管理层作为“外国使团”;从拒绝为20多名中国记者签发签证到驱逐美国的中国记者。我回到中国后,美国继续加强控制。5月,美国宣布将所有在美国的中国记者的工作签证的停留时间缩短至90天,这给他们之间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回到中国的过去半年中,我经常回想起我在纽约的日子。我发现美国充满了许多不同面孔的矛盾之地。在纽约,我看到了一个多元化和包容的美国社会。在联合国,我看到一个顽强的国家无视多边主义,并始终对它认为令人讨厌的任何人施加制裁。我接触过许多友善友善的纽约人:杂物工威利斯(Willis)为我安装了沙发,但拒绝了付款;礼宾员威尔莫斯(Wilmoth)认出了我公寓里的每个居民,并热情地提醒大家收集包裹,还有马丁博士(Martin)沃尔夫减少了我的医疗费用,并耐心地解释了我的病情。许多美国人都喜欢他们:宽容,尊重和乐于助人。他们既不反对中国也不反对中国人民。或者更确切地说,许多人受益于经济全球化以及中美关系和贸易的发展。他们关心的是过上更好的生活,实现自我价值。与某些美国政客相反,他们对所谓的“新冷战”最不感兴趣。美国现任政府一直吹牛所谓的“美国优先”政策,声称“使美国再次伟大”。但是,当美国一再放弃多边主义,退出国际责任和义务,不断进行意识形态对抗,并因国内失败而一再指责外国因素时,所谓的“美国第一”只会面临更多的反对,而它梦ed以求的“伟大”只会减少。端粒(徐小雷以前在联合国新华
(责编: 001编辑)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长阳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时时资讯网 | 专注于国内外今日最新新闻资讯门户网站所有。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时时资讯网 | 专注于国内外今日最新新闻资讯门户网站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